无事

艺术来源于生活。。

小宋的零食还能吃吗


        宋亚轩从小就喜欢吃零食,而且还很喜欢吃甜的东西,小时候感冒了,家里人给他充了杯儿童冲剂,喝起来甜甜的。  他记住了,等家里大人出门的时候就踩着小凳子去拿家长藏起来的药箱 ,偷偷舔几口半包感冒药的粉末,再心满意足的放回原位。

         宋亚轩和刘耀文算是同步长大 ,虽然他是哥哥但是俩人总能玩儿到一块儿去,小时候一起捣蛋一起吃偷偷喝可乐。长大了刘耀文变的稳重了许多,对小零食什么都欲望没那么强烈了 ,虽然宋亚轩也心里成熟了不少,但是依旧喜欢买零食吃。 看剧的时候窝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紫色包装的话梅袋子撕开,一个接着一个停不下的往嘴里送。 刘耀文路过都要提醒他,“宋亚轩儿,你吃太多了,当心蛀牙阿。”   宋亚轩儿专注着电视里的内容,只是含含糊糊的点头,切 ,我牙好着呢 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一天早上起床刷牙的时候,宋亚轩盯着乱糟糟的头发站在镜子面前 ,早上略肿的小眼睛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美貌大叫了一声。把刘耀文吓一跳,接着就噼里啪啦的跑过来了,一手扶着门,“咋的啦?”

宋亚轩把视线从镜子里转移到刘耀文脸上,“呜,我牙坏掉了。”   刘耀文过去看他,叫他张嘴。牙齿整齐洁白,就是有一颗咀嚼牙黑了一小个洞洞,“你完了宋亚轩儿,你要看牙医了。”  刘耀文如是说。 宋亚轩苦着脸道,“不去不可以吗,它又不疼 ”  

“等他疼了有你受的。”刘耀文吓唬他。

可是刘耀文的牙齿一直都很好,没有亲自体会到牙齿痛的痛苦,只是理论性的知道蛀牙会痛,因此没太在意男朋友的坏牙。宋亚轩终究是因为学业和工作耽误了看牙的最佳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飞快,转眼新年过去了,初四的时候团里还在放假,宋亚轩和刘耀文在家里休息,打打游戏唱唱歌什么的。北方的冬天很美也很冷,好好的假期早上刘耀文是被宋亚轩摇醒的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宋亚轩一手捂着牙齿一手摸着床头的手机,一看时间4点58 ,呜呜还这么早。小宋老师委委屈屈的被蛀牙疼醒。 接着就毫不犹豫的摇着刘耀文,刘耀文被他闹得迷迷糊糊的醒来,“刘耀文,我牙疼,巨疼 。”  刘耀文眯着眼睛,清晨室内还不是特别亮,穿着拖鞋开了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回到宋亚轩旁边捏着下巴让他张嘴 ,宋亚轩乖乖把嘴张开,里边之前的小洞洞已经扩大了。 刘耀文放开了手, 皱着眉说,“你蛀牙严重了。”

宋亚轩可怜巴巴的拽着他衣角 ,“好疼...”

刘耀文拿手机查牙疼怎么办,百度说冰敷会好受一点 ,他从冰箱里拿了冰块,放在了装水的玻璃杯里。 举着水杯捂着宋亚轩的小脸 ,“好些了吗。”

宋亚轩儿“还好叭 (⋟﹏⋞)”

刘耀文来来回回给他捂了好一会儿,但也不能长时间的捂着,但总是会舒服一些的。    终于天彻底亮了 ,俩人穿上衣服直奔医院,宋亚轩缠着刘耀文的肩膀不想靠近医生,刘耀文只能哄他说 ,“乖哈 牙好了啥都能吃了 ,治牙不疼的,相信医生。”

宋亚轩可怜巴巴的松开了手,去治疗了,医生和他说,“ 小伙子,你这是蛀牙了,有炎症影响到神经疼。” 宋亚轩瞪着圆圆的眼睛乖巧的点了点头,“那怎么办。”

医生说,“治疗很简单的,坏掉的牙清理掉再用材料补上就好了。 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宋亚轩忐忑的躺在椅子上 ,闭着眼睛不敢看医生在他口腔里的一顿操作。他感觉医生拿了一个电钻一样的东西滋滋的响。  宋亚轩儿忐忑的皱着眉头扣着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 刘耀文站在一旁远远的看着,心疼坏了,安慰似的说,“宋亚轩不要怕哟。”

呜果然会痛 !医生难免会碰到最严重的痛点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扣着的手更用力了。  

经历了1个多小时的痛苦,小宋老师含泪治疗成功了,刘耀文牵着他的手,轻轻揉了下脸蛋儿。“宝贝真棒,没有流眼泪呢。” 宋亚轩瘪了瘪嘴说,真的好疼啊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告诉他们,“注意保护牙齿哈,少吃甜食,还有,以后蛀牙要早发现早治疗越拖越严重知道吗 。” 刘耀文点了点头,领着宋亚轩回去了,路过药店的时候买了几盒消炎药。

         到了家中午两人做了些粥喝,宋食之无味亚轩手里的汤勺戳呀戳就是不喝。 刘耀文撇他不安分的小手,“宋亚轩儿那碗必须喝了。 ” 小宋老师皱着眉仿佛在喝苦药一样,“冰箱里老干妈拿出来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刘耀文语气严肃,“老干妈?你刚看完牙不能吃,这两天只能吃清淡的。”刘耀文听完医生的话心里警铃大作,宋亚轩泪眼汪汪治牙的样子他不想再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宋亚轩最终只能慢吞吞的喝完了清粥。 此时他还没想到自己以后会面临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一周后宋亚轩生龙活虎又是一个好汉了,“刘耀文我要这个 。” 宋亚轩在游乐园指着最火热公仔形状的棒棒糖说,刘耀文坚决的摇了摇头,“不可以。 ” 宋亚轩无辜看着刘耀文,可怜巴巴的问,“给我买一个嘛。” 刘耀文心动,可是他不能纵容,“不可以,宋亚轩,想都别想。 ” 宋亚轩说,“我回去收藏不会吃的。” 刘耀文才不会听他的鬼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宋亚轩对《那些年我逝去的零食》深有感悟,他不能吃糖了,一个月能被允许吃一两次,从前的话梅自由也不可能了,可乐更是奢侈品了 。

         宋委屈哭了亚轩上线,终于在一顿缺少可乐的美餐中爆发了,“刘耀文你不讲理神经病,我牙齿已经好了,我已经痊愈了!!你不能再干涉我吃东西,我今天就是要喝可乐! ” 刘耀文吓了一跳,看着跳脚的男友又气又好笑,“你这个月已经喝了五瓶了,你还想怎么样。嗯??”

         宋理亏亚轩,“我就是要喝,我今天就是要喝,偶尔破次例没问题”

刘耀文看着他,语气不善,“不许闹,我说不行就不行。” 宋亚轩生气,站起身欲拿外套,“我自己去买好了。 ”

刘耀文拽住他的胳膊,已经很生气了“你敢? ”

宋亚轩圆圆的眼睛微红,瞪着刘耀文,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 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耀文眼神微眯,宋亚轩知道这是危险的信号,但是气势不能输,依旧挺直了腰板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 刘耀文力气怪大,拽着宋亚轩往卧室走带上了门。。。。。

两人折腾到了半夜1点,宋亚轩才终于不闹了,刘耀文问他“以后听不听话了” 边说还边那手指恰他的脸蛋儿。

宋亚轩睫毛湿漉漉的,小声道“听你的。”

刘耀文松了手,亲了亲宝贝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刘耀文和呵护下,以及宋亚轩儿的自律下牙齿终也没再痛过,宋亚轩元气满满的笑容总是治愈着所有人,治愈别人的人背后永远有一个愿意给他偏爱的笨蛋男友。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